当前位置:新疆八佰企业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搞笑我可以借阅你吗
我可以借阅你吗
2022-11-20

柴馨是个自由撰稿人。她喜欢在网上和读者交流,认识了不少朋友。

有一次,她结识了一个叫卢伟的登山运动员。卢伟是她的忠实读者,认识他的时候,卢伟刚在一次事故中腿部受了重伤。对一个登山运动员来说,这几乎是致命的。卢伟失去了生活下去的信心。柴馨通过QQ和他交流,帮他鼓起了生活的勇气,二人成了好朋友。

一天,卢伟在QQ上对她说:腿伤好后,他挑战8000米高峰的登山活动以失败告终。他非常沮丧。必须得见她一面。

她想了整整一宿。告诉卢伟,让他到“一抹阳光”真人图书馆来见面。“真人图书馆?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东西呢!人怎么能成为图书呢?你蒙我吧?”卢伟说。“来了,你就知道了。”柴馨答道。

“一抹阳光”本来是柴馨和表妹伍丹一起开的一个茶座。后来她在网上看到了国外有关“真人图书馆”的介绍,觉得很有意思,于是把茶座办成了真人图书馆。

第二天,柴馨正坐在图书馆角落的电脑前“码字”,突听一个浑厚的声音问道:“请问,你是‘一抹阳光’吗?”“一抹阳光”也是柴馨的网名,她一直用这个网名同卢伟交谈。柴馨抬头一看,看见了一个风尘仆仆的高大身影和一双伸向自己的手。刹那间,她的心里涌起了一阵异样的感觉,她知道,那人就是卢伟!他居然这么快就赶来了!

柴馨很想站起来握住那双粗大的手,说:“我就是。”但她最终却没有站起来。原来,从前的一场车祸,让她失去了双腿,她只能永远坐在轮椅上。在同别人的交往中,柴馨并不刻意隐瞒这一点,甚至用自己的经历来激励他人。但卢伟不同。她特别在意他,因此也特别害怕失去他。这也是柴馨从不和卢伟视频,并且一次次拒绝卢伟见面要求的原因。

“我就是。”伍丹热情地迎了上去。这是柴馨事先和她商量好的。她将冒充柴馨和卢伟交谈。“你就是‘一抹阳光’,我看着不大像呀。”来人说。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。果然,柴馨没有猜错,他就是卢伟。“网络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。”伍丹微笑着说。她是个开朗活泼的姑娘,应对这样的事游刃有余,“既然来到了真人图书馆,就要按照这里的规矩办事。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本可以借阅的书。你要借阅我,请先填借阅卡。”

卢伟一边填写,一边不解地问:“我还是不大明白,这个真人图书馆是怎么回事?”伍丹说:“真人图书馆是近年来在国外兴起的。简单地说,我们这里有各行各业,各个阶层的人。你可以借阅他们,和他们交谈,分享他们的故事和人生。真人图书会非常坦诚地接受读者的任何提问。这实际上是一种面对面的心灵沟通。你可以从别人的故事里得到启发,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故事帮助别人。”

卢伟乐了:“这么说,我可以问你任何问题了?行,我要借阅你。”伍丹说:“当然可以,但前提是相互尊重。真人图书不愿意回答的问题,他们有权利保持沉默或拒绝回答,读者不能继续追问或强迫真人图书回答。借阅期限一般为30-45分钟。”卢伟问:“收费吗?”“真人图书都是志愿者。为的是满足现代人交流的心理需要。因此借阅是不收费的。不过,茶座的饮料之类是收费的,以维持图书馆的运转。”

卢伟大感兴趣。很快就填好了卡片,和伍丹走进了茶座的小隔间。

卢伟来之前,柴馨很希望伍丹能够从容应对。不要“穿帮”。但现在,心里却涌起了一阵莫名的酸楚,她是多么希望,坐在隔间里和卢伟面对面交谈的,不是表妹,而是自己——

但没想到的是,不一会儿,伍丹就走了出来,脸涨得通红,悄悄对她说:“表姐,我尽力了。但没办法,在他面前,我简直就是一本幼儿读物。满足不了他的阅读层次——”正说着,卢伟走出了隔间,径直走到了柴馨面前:“我可以借阅你吗?”柴馨一愣,有些慌乱地摇了摇头。伍丹忙上前解围:“她只是我们这里的一个工作人员,不在借阅范围内。”卢伟态度坚决地说:“你说过,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本可以借阅的书。我就要求借阅她。”伍丹吐了吐舌头:“表姐,我帮不了你了。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柴馨终于和卢伟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。二人目光相接,却没有说话。良久,柴馨轻轻地问:“你的腿伤完全好了吗?”卢伟跳了起来,一把握住了她的手:“我就知道是你!从走进这里的那一刻,我的直觉就告诉我了。你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。”柴馨的眼里涌出了泪花,她摇了摇头,轻轻挣脱他的手:“只是有一样你没有想到,我是个高位截瘫者。”卢伟一愣,似乎这才意识到这一点,摇了摇头说:“我不介意。你的腿——”

柴馨说:“很小的时候,我就有个梦想——游遍祖国的名山大川。大学毕业后,我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旅行。为了这一次旅行,我已经准备了二十年——因为我从小学就开始收集祖国各地的风光图片。我第一年要去什么地方,要看什么景点,早已心中有数。可是,还没有到达目的地,我的旅行就终止了。一场惨烈的车祸,夺走了我的双腿。从此,我就只能坐在轮椅上了。”

卢伟说:“你的意思是你从未真正旅行过。可是,你的作品中描写的那些美丽风光,却让人身临其境。毫不夸张地说,我的一些旅行计划,就是受到了你作品的启发。还有,咱们在网上聊天,你有时能直接告诉我下一步怎么走。我一直以为,你到过那些地方——”

柴馨的眼里涌出了泪花:“我的腿无法旅行了,可我的心一直没有停止旅行。书和网络帮了我的忙,我其实一直都在旅行,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——”

两人还是聊得就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朋友。交谈中,柴馨鼓励卢伟勇敢地面对失败,并且希望他能加入图书馆,因为凭借他丰富的阅历,一定可以成为一本很好的“书”。当然,他们聊得最多的,还是那些美丽的风光,柴馨渊博的知识让卢伟叹服,而卢伟走过的那些戈壁,雪峰,草原,神山,让柴馨神往不已。走出隔间的时候,两人才发现他们早已超过了借阅的时间规定。临走的时候,卢伟和柴馨握手告别:“你是本很耐读的书,我还会借阅你的,你不应该坐在角落里。凭你的学识,会有很多人借阅你的。”

柴馨没有说话,但心中却充满了莫名的担忧。

那以后,卢伟经常到“真人图书馆”来。他和柴馨聊,也和伍丹聊。但慢慢地,柴馨发现他和伍丹聊得更多了,二人经常嘻嘻哈哈不知道说些什么。伍丹常常在她面前说,卢伟这个人很有意思。这让她心里酸酸地难受。

有一天,伍丹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要出门。对她说:“表姐,这几天,我要去旅游。麻烦你看一下店。要是你觉得应付不了,就把店关了吧。”柴馨抬起头,看见门外停着一辆银灰色的越野车,一个男人拿着一束鲜花靠在车门上,那个人,正是卢伟——

柴馨觉得眼前一黑,几乎晕倒。一刹那间,她明白了。尽管伍丹只是本“幼儿读物”,卢伟却最终选择了她而不是自己。原因无非只有一个,自己是个肢体不健全的人。但她在心里告诫自己:你是个坚强的人,千万要撑住,不能在他们面前晕倒。

此后几天,柴馨照常开门营业。为了能照顾好店里的情况,她把自己的位置从角落搬到了店里显眼的地方。一开始,她很不习惯。因为除了在网上和人交流,她一向都是在幕后出谋划策的。但很快,她就坦然了,因为她发现,其实她能够轻松地应付。客人们并不那么在意她的缺陷,虽然刚开始人们有些诧异,但很快大家就习惯了和她交流,并且常常对她竖起大拇指。那几天,“真人图书馆”的生意意外地比以前更好了。只是当夜深人静时,柴馨会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——

一天,刚一开门,就来了一群人,这些人有的说要借书,有说要应聘当“真人图书”,柴馨一时忙得不可开交。一个年轻人对她说:“我可以借阅你吗?”柴馨弯腰正要去拿卡片,一个人却用肩膀轻轻把年轻人撞开了:“不,这本书我已经预定了。”

柴馨抬头一看,不由得怔住了,那个人,正是卢伟。这时,伍丹上前拉住了她的手,歉意地说:“表姐,你别生气啊,其实这些是我们故意安排的。卢伟向我诉说了他在雪峰绝壁上对你的思念,我很感动,所以配合他演戏来帮助你——”见柴馨一脸不解,“都是我的鬼点子,还是让我来说吧,”卢伟说,“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,我知道你办的这个真人图书馆,就像一个温馨幸福的心灵家园,帮助了很多人。但在现实生活中,你自己却始终不敢面对,总是把自己藏在阴暗的角落里。所以,我要帮你走出来。我了解你的性格,所以用了激将法。还有这些年轻人,有的是在网上借阅过你,得到过你帮助的人,有的是我登山队的队友,我叫他们来帮忙的。”

柴馨沉默了一会儿,轻轻地说:“你真的不介意吗?我一辈子都无法和你一起旅行,一起欣赏那些美丽的风光——”

卢伟直视着她的眼睛:“其实,我们一直都在一起旅行。在我最艰难的时候,是你让我鼓起了继续下去的勇气!”他挽起裤腿,柴馨吃惊地发现,他的左腿竟然是假肢!

“在那次事故中,我失去了一条腿。在我痛不欲生的时候,是你给了我勇气。那座7000米的山峰留下了我的一条腿,但这次,我却用这条假腿征服了8000米的高峰。只不过,我因为想逼你和我见面,故意对你说这次登山失败了。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寻找最壮美的风光,但其实我们更需要的是一个温馨的心灵家园。你的真人图书馆,就是这样的一个心灵家园。我一直都在寻找最美的风光,也一直都在寻找一个温馨幸福的家,我想我现在找到了。”说着,他动情地握住了柴馨的手。

柴馨故意道:“你这人很坏。不理你了。”卢伟却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:“我可以借阅你吗?用一生的时间。”柴馨笑了,她递给他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:“欢迎来到真人图书馆,请填好你的借阅卡。”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