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疆八佰企业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搞笑建文帝迷雾
建文帝迷雾
2022-11-21

1.太监失踪

明朝初年,燕王朱棣发动兵变,夺了他侄子建文帝的江山。之后,南京城里展开了一次大清查,皇宫里每个人的身份都要经过反复核实。这可忙坏了锦衣卫统领赵克用,皇宫里太监宫女有好几万,想要统计清楚,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。

赵克用查来查去,最后查到有一个太监不见了踪影,这个太监叫王茂,在尚膳监里负责采办。

赵克用马上找来尚膳监的掌印太监,询问这个王茂的去向。掌印太监吓得不轻,说事发当天建文帝突然要召见这个王茂,他走之后就再也没回来。当时京城里这么乱,谁还有心思找一名太监呀?那个王茂就这么失踪了。

宫中少了一名太监,这事搁往常或许没什么,可现在是非常时期,必须查明。赵克用心里最明白,皇上叫他查来查去的,实际上就是为了证实一件事。现在朝野内外几乎都知道,建文帝是在大火中自焚的。但朱棣并不十分确定,当时只是在灰烬中找出几具尸体,估摸着其中一具应该就是建文帝,但光凭一具烧焦的尸体,怎么能断定呢?所以朱棣要来个大普查,如果京城每个人的身份都落实了,那具尸体便是建文帝无疑;如果还有别人失踪,那就不好说了。可现在,偏偏就有一个尚膳间的太监不见了!

赵克用马上调出了王茂的档案,经过核对,他意外地发现王茂的身高竟跟建文帝很相似。建文帝在朱棣攻入京城前召见这样一个小太监,不得不令人心生疑惑。

赵克用不敢怠慢,马上向朱棣禀报了此事。朱棣让他掘地三尺也要把王茂找出来。

赵克用出动人马找了几天,未果,便又到处张贴王茂的画像,重金悬赏,但对外隐瞒了他的太监身份。

虽然赏金很高,但十几天了还是没有消息。转眼就要满一个月了,赵克用暗自着急,他该怎么向当今皇上交代呀。

2.哑巴和尚

就在这时候,有一个自称是广源寺和尚的人来报,说他们寺里的和尚惠能,跟告示里的画像长得一模一样。

赵克用觉得这个线索很重要,便问他惠能是谁?

和尚说道:“惠能是外地来挂单的和尚,但很受方丈的器重,寺里惠字辈的和尚都称呼他一声师兄。至于其他的……小僧就不太清楚了。”

赵克用追问:“现在那个惠能在何处?”

和尚回禀:“就在广源寺里。只是惠能最近有点反常,平时他很爱跟师兄弟们开玩笑,可最近不知怎么的,突然之间就哑了,不说一句话,也不跟寺里的师兄弟们来往,成天就待在自己的禅房里。到最后,他干脆就闭关不出了。”

赵克用越发起疑,即刻带着锦衣卫马不停蹄地赶到广源寺。来到惠能的禅房外,赵克用指挥锦衣卫把禅房重重包围住。

等赵克用一脚把禅房踢开,只见床榻上有一个和尚正在打坐。这个和尚就是王茂。

禅房里的和尚见赵克用来了,并没有说话,而是像模像样地敲了几下木鱼。赵克用走上前试探着说:“王公公到这儿躲清闲来了,京城中为了找你,把耗子洞都掏干净了。”

王茂反而异常镇定,开口之前先低了下头,从嘴里吐出个东西来。再抬头时,他手里就多了颗珠子。

王茂这才开口说话:“辛苦你们了。我一时糊涂,偷了宫中的夜明珠。我知道你们迟早会找到我的。”

寺里的和尚都惊呆了,原来惠能是嘴里含了夜明珠才“哑”的呀。赵克用明白了王茂的用意,暗暗敬佩。这个王茂还真是好人,他逃到寺里来,把一颗夜明珠含在嘴里,装成哑巴,为的就是不把宫里的事说出来,不让寺里的和尚受到连累。

赵克用说:“王公公,既然你的事犯了,那就跟我回宫吧。”

王茂一点也不反抗,说:“好,我这就跟你们回去。”几个锦衣卫上前用铁链把他锁住。

3.迷雾重重

王茂终于被验明正身,这下皇上也可以放心了,可赵克用只高兴了片刻,心里又升起一个疑问:王茂躲进寺里成了惠能和尚,那真正的惠能又躲到了什么地方?

回到北镇抚司,赵克用对王茂进行了审问。

王茂和盘托出,说在朱棣军马兵临城下的那天,建文帝匆匆召见自己,要他快点逃,并指给他一个秘密地道,让他出去后到广源寺冒充惠能和尚。

赵克用不解,建文帝在危急关头不想着自己怎么逃,怎么就关心起一个小太监来了?这不合常理呀。他便问:“王茂,你以前跟……那个人的关系很近吗?”

王茂说:“禀大人,我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太监,他怎么能跟我亲近呢?只是我有个孪生哥哥是佛家中人,叫惠能,他是……那个人的替身僧,经常到皇宫里给……他讲佛理,这样我就有机会见到他了。也因此,我还在尚膳监弄到了一个采办之职,这既是个肥差,又可以随便出入皇宫。”

赵克用一皱眉头,原来惠能是他的孪生兄弟,并且还是建文帝的替身僧。这个至关重要的人物,他居然现在才知道!

“那惠能现在在哪里?”

王茂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那天,惠能为我做了简单的剃度,就让我穿上他的僧衣出宫去。”

“那个惠能经常来吗?”

王茂说:“皇上,不,不,那个人信佛,自然就有和尚经常到皇宫里来给他讲佛理,我那个孪生哥哥便成了宫里的常客。不过,宫中并没人知道惠能来,而且在进宫人员的记录中,你也找不到惠能这个名字。”

王茂顿了顿,补充道:“我身为采办,有特批的令牌,可以随意出入皇宫。由于惠能和我长得十分相像,他只要装扮成我的样子,自然不会有人起疑。”

赵克用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不觉额头出汗。他发现自己查案的方向出了差错,这个太监就是用来误导他的!那个惠能藏得太深了——不光宫中没他的踪迹,就是广源寺里,他一个挂单和尚也不会留下名字,也就是说,在京城里根本就找不到这号人。

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